黨的工作 PARTY
舉報方式
舉報電話:0471-632079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海東路與東二環交匯處東河灣北區T4塔樓19層1908室
職工天地
“弄潮兒”向濤頭立
發布時間:2019-06-06  文章來源:綜合管理部

  “拜師學藝”自然要學老師最厲害的

  浙江的民營經濟

  對于今天的浙江而言

  居功至偉

  而內蒙古也認為

  沒有民營經濟的發展

  就沒有全區經濟的穩定發展

  沒有民營經濟的繁榮

  就沒有全區經濟的持續繁榮

  劃重點敲黑板

  民營經濟是重要知識點

  還在等什么?

  學起來

  文創旅游產品受青睞。

  解剖樣本

  善學者,假人之長以補其短。我們不妨走進浙江這個民營經濟發祥地,通過分析樣本、解剖麻雀的方法來探尋答案。

  樣本一:買全球、賣全球的世界“小商品之都”——義烏

  義烏,一個建在市場上的城市,已從最初的“雞毛換糖”成了享譽全球的“世界市場”。“在義新歐班列的穿梭記錄中,從未運過一個空箱。我們是唯一民營、次次滿載而歸的中歐班列。”天盟實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裁方旭東說。欣欣向榮的貿易生態、創新靈活的市場機制。在這里,我們似乎觸摸到了浙江民營經濟發展的強勁脈搏。

  顧客在義烏國際商貿城選購晶瑩剔透的水晶器皿。

  樣本二:中國版的“格林尼治”——南湖基金小鎮

  走進嘉興市南湖基金小鎮,在這一片僅有2.04平方公里的美麗土地上,竟集聚著6000余家知名基金。其中,浙江省首個百億級國資紓困基金——新興動力基金就落地于此。資金是企業的血液。南湖基金小鎮作為國內首個私募股權投資類基金小鎮,為當地實體經濟帶來的“融資紅利”顯而易見。

  樣本三:成長最快的“小巨人”——杭州西奧

  西奧電梯數控車間。

  成長,源自對傳統產業轉型的獨到認知。“一條柔性生產線就能提升30%到50%的效率,再加上可視化的生產管理、全程監控的物聯網,我們客梯的自動化水平達到了80%。”該公司營銷總監梁風給出了答案。作為行業唯一國家智能制造示范試點企業,杭州西奧深知:數字經濟時代,傳統產業要想獲得轉型升級的強大動能,就必須插上智能制造的翅膀。

  尋找答案

  “我們要不斷為民營經濟營造更好發展環境,幫助民營經濟解決發展中的困難,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變壓力為動力,讓民營經濟創新源泉充分涌流,讓民營經濟創造活力充分迸發。”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總書記從減輕企業稅費負擔、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營造公平競爭環境等六個方面,為破解“三座大山”開出了具體藥方。

  來自沙特阿拉伯的商人挑選商品。

  善謀者行遠,實干者乃成。給企業“減負”,就是為經濟“蓄能”,幫企業“克難”,就是給發展“除障”。這就是對浙江市場化進程中“有效政府”角色定位的生動表述。

  沿著現實的脈絡,細數來路的點滴。我們不難發現,這個挺立在東海之濱的省份,如其所在地理位置一樣,始終以勇立潮頭的姿態,闊步走在時代前列......

  發現靈魂

  任何形態的經濟發展都必定內蘊了特定的文化力支撐,否則任何形態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獲得持續的生命力。

  夢想小鎮的年輕人在小作坊內創業。

  在新時代,企業家應該具有什么精神才能引領發展?娃哈哈聯合創始人之一宗澤后認為,企業家在初創時期講利潤、有盈利,這樣才能夠活下去,但是要做大,更多是要有社會責任、共享精神。

  看到差距、找準目標,是我們奮起直追的底氣。“弄潮兒”向濤頭立,內蒙古的發展呼喚千千萬萬的民營企業,發展中的內蒙古也必將成就千千萬萬的民營企業!

  原文在這里

  ↓ ↓ ↓

  “弄潮兒”向濤頭立

  編者按:

  這里,有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位個體工商戶”——章華妹;

  這里,有全國首家股份合作制企業——溫嶺牧嶼牧南工藝美術廠;

  這里,有全國首個專業市場——義烏小商品市場。

  這里,就是浙江,改革開放的先行地,中國民營經濟的重要發祥地??梢運?,浙江發展能有今天的成就,民營經濟居功至偉,民營企業家居功至偉。

  浙江和民營經濟,當二者相遇,似乎總有說不完的故事,過去已經發生的,現在正在發生的,未來將要發生的,層出不窮……

  這些故事,藏著什么樣的奧秘?

  這些故事,又能給內蒙古什么樣的啟示?

  93家企業強勢上榜2018年中國民企500強,上榜企業數量連續20年位列全國第一!

  在日前發布的浙江省關于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工作情況報告中,更有這樣一組數據與之呼應:2018年民營經濟增加值為3.68萬億元,占全省GDP比重達65.5%;實現民間投資21383.1億元,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63.1%;民企進出口總額20435.2億元,占全省71.6%……

  從自然資源“豐度”排名全國倒數的資源小省,到國內生產總值超5萬億大關的經濟強省,浙江是如何創造奇跡的?

  洞窺其背后密碼,民營經濟是無法繞開的。

  誠如浙江省委書記車俊所言,浙江發展能有今天的成就,民營經濟居功至偉,民營企業家居功至偉,民營經濟強則浙江強,民營企業好則浙江好!

  “沒有民營經濟的發展,就沒有全區經濟的穩定發展;沒有民營經濟的繁榮,就沒有全區經濟的持續繁榮。”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李紀恒也盛贊民營經濟功不可沒。

  改革開放以來,內蒙古民營經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在不同歷史階段都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新形勢下,“市場的冰山”“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提到的“三座大山”,可謂戳中了我區民營經濟發展的痛點。

  如何搬走這“三座大山”?

  善學者,假人之長以補其短。我們不妨走進浙江這個民營經濟發祥地,通過分析樣本、解剖麻雀的方法來探尋答案。

  樣本一:買全球、賣全球的世界“小商品之都”——義烏。

  這里的商鋪有多少?在每個攤位停留3分鐘,走完需要一年時間。

  這里的商品有多全?經營著26個大類、210萬個單品,商品輻射210多個國家和地區。

  這里的市場有多火?日均客流量21.4萬人次,年銷千億元。

  在這里,有數以萬計的“義烏制造”“浙江制造”乃至“中國制造”走向國際,更有捷克水晶制品、西班牙紅酒、韓國化妝品等各路“洋貨”抵達于此。義烏,一個建在市場上的城市,已從最初的“雞毛換糖”成了享譽全球的“世界市場”。

  “在義新歐班列的運行記錄中,從未運過一個空箱。我們是唯一民營、次次滿載而歸的中歐班列。”天盟實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裁方旭東說。

  欣欣向榮的貿易生態、創新靈活的市場機制。在這里,我們似乎觸摸到了浙江民營經濟發展的強勁脈搏。

  樣本二:中國版的“格林尼治”——南湖基金小鎮。

  蒼翠欲滴的樹叢、悅耳悠揚的鳥鳴、風格獨特的現代建筑……走進嘉興市南湖基金小鎮,一步一路皆是景,讓人恍若置身畫中。

  更讓人意外的是,在這一片僅有2.04平方公里的美麗土地上,竟集聚著6000余家包括紅杉資本、硅谷天堂、藍馳創投等在內的知名基金。其中,浙江省首個百億級國資紓困基金——新興動力基金就落地于此。

  嘉興市南湖區金融辦主任傅強告訴記者,新興動力基金首期規模20億元,主要投向省內民營上市公司。為盡快搬走民企“融資的高山”,小鎮還加大了投融資對接會的舉辦頻次,每個月線上線下各有一場。

  資金是企業的血液。南湖基金小鎮作為國內首個私募股權投資類基金小鎮,為當地實體經濟帶來的“融資紅利”顯而易見。

  樣本三:成長最快的“小巨人”——杭州西奧。

  每天生產150臺電梯,實用工人卻不到150人;擁有國內首家自主研發、10m/s超高速升降技術;唯一進入迪拜高端電梯市場的“中國制造”……2012年落戶杭州市余杭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杭州西奧,被稱為成長最快的“小巨人”。

  成長,源自對傳統產業轉型的獨到認知。

  “一條柔性生產線就能提升30%到50%的效率,再加上可視化的生產管理、全程監控的物聯網,我們客梯的自動化水平達到了80%。”該公司營銷總監梁風給出了答案。

  作為行業唯一國家智能制造示范試點企業,杭州西奧深知:數字經濟時代,傳統產業要想獲得轉型升級的強大動能,就必須插上智能制造的翅膀。

  “我們要不斷為民營經濟營造更好發展環境,幫助民營經濟解決發展中的困難,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變壓力為動力,讓民營經濟創新源泉充分涌流,讓民營經濟創造活力充分迸發。”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總書記從減輕企業稅費負擔、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營造公平競爭環境等六個方面,為破解“三座大山”開出了具體藥方。

  善謀者行遠,實干者乃成。

  給企業“減負”,就是為經濟“蓄能”,幫企業“克難”,就是給發展“除障”。這就是對浙江市場化進程中“有效政府”角色定位的生動表述。

  沿著現實的脈絡,細數來路的點滴。我們不難發現,這個挺立在東海之濱的省份,如其所在地理位置一樣,始終以勇立潮頭的姿態,闊步走在時代前列——

  1979年至1980年,浙江涌現出一批全國最早的個體工商戶。一個在家門口擺攤賣紐扣、針線等小商品的溫州姑娘章華妹,領到了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張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

  1983年1月15日,溫嶺牧嶼牧南工藝美術廠拿到了“社員聯營集體”營業執照。從集體企業到社員聯營集體企業,造就了全國首家股份合作制企業。

  1994年1月10日,萬向錢潮——中國首家鄉鎮企業成功上市,拉開了浙商走向資本市場的大幕。

  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提出面向未來發展的“八八戰略”。其中第一條就是進一步發揮浙江的體制機制優勢,大力推動以公有制為主體的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2018年,“最多跑一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浙江經驗走向全國。同年,《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規定》成為全國“放管服”改革領域首部綜合性地方法規。

  如今,平均每10個浙江人中就有一位老板,每29個浙江人中就擁有一家企業。

  任何形態的經濟發展都必定內蘊了特定的文化力支撐,否則任何形態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獲得持續的生命力。

  “一分錢也要賺。”

  “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地板。”

  “小到打火機上的一個螺絲零件,他們都認認真真地做,認認真真地賣。”

  從修鞋匠到商界傳奇、從地攤小販到集團“掌門人”、從彈棉花郎到物聯網領軍人物……耀眼的人生曲線是眾多浙商的創富路線圖,看似“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幸運,起點卻是打鐵匠、收破爛的草根農民。

  在新時代,企業家應該具有什么精神才能引領發展?娃哈哈聯合創始人之一宗澤后認為,企業家在初創時期講利潤、有盈利,這樣才能夠活下去,但是要做大,更多是要有社會責任、共享精神。

  隨著采訪的不斷深入,一個個困擾內蒙古民營經濟發展的問題也變得逐漸清晰起來。令我們驚喜的是,在不久前召開的內蒙古自治區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大會上,一項項含金量高、影響面大的部署已經密集出臺——

  聚焦政策執行力,把能落實、可操作作為重點和關鍵,不求面面俱到,但求條條見效。

  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要積極作為、靠前服務,當好企業的“引路人”“推車手”“店小二”。

  從調整產業結構和改變發展方式入手,解決好民營企業“小、短、低、粗、散、重”這些問題。

  ……

  看到差距、找準目標,是我們奮起直追的底氣。

  “弄潮兒”向濤頭立,內蒙古的發展呼喚千千萬萬的民營企業,發展中的內蒙古也必將成就千千萬萬的民營企業!

  記者手記:

  近來,“畝均論英雄”改革在浙江進行得如火如荼。

  “畝產”本是農業術語,指的是農產品的產量、種植業的效益。像耕種農田一樣經營企業,一塊地從“低產”到“高產”,效益增長空間到底有多大?

  索菲亞家居(浙江)有限公司交出的“精耕細作”成績單就是其中一個力證:一個219畝的地塊,上一任企業從事傳統制造,2011年畝均稅收只有3萬元;而索菲亞2012年入駐后,畝均稅收超過92萬元,效益增長了30倍!

  浙江省“七山一水兩分田”,作為市場先發地區,資源、環境等要素制約不斷加劇,粗放型外延式的增長方式已難以為繼。

  “畝均論英雄”改革可以說是浙江為解決上述問題而探索的一個路子。差別化配置資源要素之下,勢必會倒逼政府聚力高質量發展。

  這對企業而言,更是一個轉變發展邏輯的“信號燈”。許多原先吃得多、產蛋少、飛得低的“笨鳥”,開始著眼于提升畝產效益,成了如今吃得少、產蛋多、飛得高的“俊鳥”。

  不經涅槃,無以新生。

  對長期被“小、短、低、粗、散、重”困擾的內蒙古企業來說,“畝均論英雄”改革不失為 “瘦身強體”的一個好招。

轉發至:
版權所有 2017 內蒙古公路交通投資發展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信息發布
地址: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海東路與東二環交匯處興泰東河灣北區T4塔樓 蒙ICP備18000351號